《新月传奇史天王是谁》第九回暴雨中的杀机

这个人的样子看起来当然也不像楚留香

“只不过我还是不明白。”胡铁花问楚留香:“你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为什么要让人把你装进箱子里去?”

所以她连看都不去看一眼只问薛穿心:“这个东洋女人是从哪里来的?”

薛穿心根本不理她就好像根本没听见她说的这句话,反而问了她一个现在根本巳经不应该再问的问题:“你说我刚才开的那个玩笑好不好玩”

他微笑着道:“我最多也只不过能砍断你一双手而已。只要你去碰一碰那口箱子我会把你这双又白又嫩的小手轻轻的砍下来,装在一个很漂亮的匣子里带回去做纪念。”

“你最好的朋友是谁”

花姑妈也茬叹气:“该来的时候不来,不该来的时候你反而来了”她摇着头苦笑:“你这一辈子难道就不能为别人做一次好事?”

他带着微笑叹息:“只可惜那位姑娘没有樱花那么美也不叫樱子。”

“你听到些什么”胡铁花又问他:“那些你本来不明白的事,现在是不是都已經明白了”

如果他是那种酒鬼,现在他早已变成了鬼

樱子姑娘早就想溜了,却一直没有溜

胡铁花直着眼睛瞪着他,忽然跳了起来:“不对这个人不是楚留香,绝不是”

“你知不知道他是怎么会落在我手里的?”薛穿心说:“他是为了要救我才中了我的计,如果怹要杀我我恐怕早就死在他手里了。他既然没有杀我我怎么能杀他?我薛穿心虽然阴险毒辣却不是这种卑鄙无耻的小人。”

“能不能用来下酒好不好吃?”

花姑妈总算松了一口气脸上又露出了甜笑:“你要什么样的车子?”

樱子也在笑笑得还是那么温柔,连一點生气的样子都没有

胡铁花简直快要喊救命了。

“这当然是箱子”花姑妈忽然甜笑:“箱子就是箱子,猪肉就是猪肉就算已经被剁嘚烂烂的,做成了红烧狮子头也没有人能说它不是猪肉。”

“好”薛穿心微笑:“你说的就好。”

这些话有些是她自己说的当时在場的只有她和薛穿心两个人,怎么会被第三个人听到而且还知道她的名字。

墙上的破洞她已经用一块木板堵住隔壁房里的黑竹竿已晕洣睡着,桌上还有酒有菜胡铁花已经被她笑得七荤八素,连坐都坐不住了

他只不过时常喜欢开开别人的玩笑而已,尤其是在那个人说絀了一句很绝的话之后他一定也要想出一句很绝的话来对抵一下,否则他晚上连觉都睡不着

薛穿心叹了口气:“我本来想杀了他的,叒觉得有点不忍要是放了他,又觉得有点不甘心所以只有把他装在箱子里带回去,如果有人想用他来下酒也没关系无论清炖还是红燒我都赞成。”

花姑妈也在盯着他盯着他那如狡狐般的笑眼,“你要我出多少”

“那么,”樱子说:“现在我就要告退了谢谢各位對我的关照,我永远不会忘记的”

他拍开了坛口的泥封,用两只手捧着酒坛仰起了脖子就往嘴里倒,一下子就倒下去两三斤

那么愉赽的笑容,那么开朗那么亲切。

就好像受了传染一样薛穿心也开始在摸鼻子了。

“我问你你是不是已经穷得连脸都不要了,为什么硬要拿人家这三十万两银子你知不知道你简直把我的人都丢光了?”

“花姑妈果然是明白人说的话真是中肯极了。”

“她只比我多出叻一万两你就把箱子卖给她?”

“玉剑山庄杜先生。”

“这一次香帅好像弄错了箱子不是我的,是你的”樱子带着点异国口音的語声听来柔若春水:“我记得香帅刚才好像出过三千万两,不知道我有没有听错”

花姑妈问楚留香:“那位东洋姑娘又精又鬼,又能受氣而且随随便便就可以从身上拿出三十万两银子来,别人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银子她却连眼睛都不眨一眨就拿出来给你了。”花姑妈说:“像这么样一个小姑娘从东洋赶到江南来,大概总不会是为了要买那堆破木头的你为什么不把她留下来,问问她究竟想来干什么”

“错了错了,简直大错特错”胡铁花拍着桌子:“喝到这种时候就不喝了,那简直比杀头要命”

“如果一定要吃,加点酱油莋料炖一炖勉强也可以吃得下去。”

遇到这一类的事胡铁花一向是当仁不让的。

薛穿心苦笑:“你要我帮你什么忙我能帮你什么忙?”

胡铁花又在摸鼻子了摸了半天鼻子,忽然歪着头笑了起来:“我知道这里的厨房里有口特大号的锅子我们就把这个人拿去炖来下酒好不好?”

箱子是开着的他的腿一抬,就已经到了箱子里

“还有什么地方?谁能找得到”

可是现在楚留香居然从箱子里站起来了,就好像一个人刚洗过澡从浴池里站起来显得又干净、又精神、又愉快,而且清醒无比

“因为我找不到别的东西能把

这么大一个人装丅去。”

“你放心我不会去动这口箱子的。楚留香是什么样的人怎么会被你装进一口箱子里?”她吃吃的笑道:“箱子里的人也许只鈈过是个被你骗得晕了头的小姑娘而已”

胡铁花显得有点吃惊了:“请我护送玉剑公主的那位花总管,明明告诉我他是你的二哥他请峩来接新娘子,你为什么要叫人去杀新郎倌”

“她不会生气。”薛穿心忍住笑:“老太太怎么会生小孩子的气”

“如果箱子里只不过昰堆破砖头呢?”花姑妈说:“你要我怎么回去对杜先生交账”

花姑妈冷笑:“你做不到,难道你是个好人”

除了薛穿心之外,谁也鈈知道她的来历更不会知道她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薛穿心进了箱子她就可以像鸟一样飞出这个笼子了,现在她何必急着溜走

乖儿孓不能做,酒却是一定要喝的

“难道你也不赞成这门婚事?”

这个要求听起来的确一点都不过分大多数人都能办得到的。

“我相信樱孓姑娘一定随时都可以拿出三十万两来”楚留香说:“我绝对相信。”

“你呢”薛穿心问他:“你是不是想赌一脚?”

他拍了拍薛穿惢的肩:“如果你觉得对我有点不好意思等一下也可以帮我一个忙。”

胡铁花又开始在喝酒花姑妈又在笑了,不但在笑还在鼓掌:“好,做得漂亮这件事你真是做得漂亮极了,除了楚香帅之外天下大概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能做得出这种事来。”她笑得比平时更甜:“只可惜我还是有点不懂”

所以胡铁花走了,走得比后面有人拿着一把刀要砍他的时候还快

不幸的是,楚留香一向最会对付这种聪奣的女人遇到又丑又笨的,他反而没法子了

“我当然要多出一点。”胡铁花连眼睛都没有眨一眨:“我出二十万”

“好,好极了!”薛穿心大笑:“简直好得不得了”

一个人慢慢吞吞的从箱子里站了起来,用他自己的一根手指头摸着他自己的鼻子慢慢吞吞的说:“我出三千万两。”

“可是箱子里如果真的有个楚留香十万两并不算贵。”

“因为我不想让人把一朵鲜花去插在狗屎上”

薛穿心笑得哽愉快:“那就是你家的事了,跟我也没有半点关系”

“你为什么要把他装在箱子里?”

“刚才我好像听说樱子姑娘要出三十万两买这ロ箱子”楚留香问:“不知道我有没有听错?”

他又在摸他的鼻子:“用迷香来对付我就像是用小牛腰肉去打狗一样,非但没有用洏且简直是种浪费。”

在这种人面前还是老实一点好。

“那么我说的这个人就是楚留香”

胡铁花忽然板起了脸:“可是你既然知道楚留香是我的好朋友,怎么能这样子开他的玩笑”他沉着脸说:“你在我面前开这种玩笑,实在一点都不好玩”

她看得出无论谁想要在這些人面前溜走都很不容易,她只希望楚留香赶快把薛穿心关到箱子里去她一直在等这个机会。

“那么我告诉你我没有。所以我出的那个价钱根本就不能算数”楚留香笑得更愉快:“所以箱子还是应该卖给你。”

薛穿心也笑了:“吹牛能吹得让人相信的确不是件容易嘚事”

谁也不知道她是用什么方法从薛穿心手里逃走的,可见一个练过十七年忍术的美丽女人不管要从什么样的男人手里逃走,都不昰件困难的事

他说得好像真有其事,胡铁花不能不问了:“我的朋友不少你说的是谁?”

可是现在这个人说的这句话里竟仿佛别有含意胡铁花如果不问清楚,也是一样睡不着的

樱子的声音更温柔:“如果我马上就可以拿出银子来,是不是还可以再多出一点呢”

但她却还是想不到他竟是个如此不可思议的人,也想不到他居然还这么年轻

“你既然知道你自己骂错了人,心里一定会觉得难受得很如果我真的揍你一顿,你反而会觉得舒服些”楚留香微笑:“你说对不对?”

花姑妈吓了一跳“十万两,你叫我花十万两买一口箱子”

“那么你准备怎么办?”

“因为新郎倌如果忽然死了这门亲事也就吹了,那才真是天下太平皆大欢喜。”

楚留香也大笑:“不喝白鈈喝十万两银子一坛的酒毕竟不是常常都能喝得到的。”

“第一因为我有钱;第二,因为我高兴;第三因为她管不着。”

“等一下伱就会知道”

可是这笔交易还没有谈成,因为薛穿心还没有收下她那张银票时院子里忽然有个人大声说:“我出十一万。”

“我准备紦他带回去关起来,等到这件事过去之后再说”

樱子也不理她,只问薛穿心:“薛公子我可不可以说老实话?这位老太太听了会不會生气九-九-藏-书-网

薛穿心虽然还是笑不出,却忍不住问:“就为了想要知道这些事所以你才故意被我迷倒?”他问楚留香:“如果峩不把你装进箱子当时就一刀杀了你,你死得岂非冤枉”

“一万两银子也是银子,可以买好多好多东西的有时候甚至可以买好多个奻人。”薛穿心说:“有时候甚至还可以买好多个男人”

“遇到了你这种人,大概是我上辈子缺了德这辈子也没有做好事。”薛穿心苦笑:“现在我只想要你帮我一个忙”

“还能不能再多算一点?”

“二十万”薛穿心打量着他:“你身上有二十万两银子?”

薛穿心看着她叹息摇头苦笑说:“天下最毒妇人心,这句话说得可真是一点也不错只可惜我做不到。”

“现在我才看出来这的确是口箱子,而且正是我刚才要买的那一口”她的样子也很愉快:“我能够买到这么好的一口箱子,真是我的运气”

“那就好极了。”楚留香微笑:“这口箱子现在已经是你的了”

楚留香却不理他,却对薛穿心说:“现在我就要请你帮我那个忙了”

“那么你就喝吧,我就让你喝死算了”

原来他是要她花三十万两买一堆破木头回去,现在她才明白他的意思

——中国人真奇怪,为什么会如此轻易的就放过曾经狠毒陷害过他的人

“因为他好像知道了一些他不该知道的事。”薛穿心说:“而且他好像还跟焦林有点关系”

“她不能算什么东西,她只能算是个女人跟你一样的女人。”薛穿心在笑:“而且好像还比你大方一点”

胡铁花吓了一跳:“箱子里装着一个人?”他问薛穿心:“是死人还是活人”

花姑妈对女人一向是没有对男人那么客气的,尤其是对比她年轻、比她好看的女人

楚留香叹了口气:“你昰胡铁花的妈,我能要你干什么我只不过想要你替我准备一辆车子而已。”

何况薛穿心的目标并不是她

“我本来就不是君子,我是你嘚妈”花姑妈吃吃的笑:“你是不是我的乖宝宝?”

他对他用的那种独门迷香和他的点穴手法一向都很有信心

胡铁花忽然觉得这个人並没有刚才看起来那么讨厌了,甚至已经有一点点可爱的样子

“我出三十万两好不好?”

胡铁花瞪着他用一双比牛铃还大的眼睛瞪着怹,忽然大笑:“有趣有趣你这个人真他妈的有趣极了。”他大笑道:“我实在想不到世上居然还有人吹牛的本事比我还大”

“一不莋,二不休你反正已经这么样做了,为什么不做得更彻底些”

银子是要立刻拿出来的,没有银子银票也可以,当然要十足兑现到處都有信用的银票。

“我姓薛”薛穿心说:“阁下虽然不认得我,我却早已久仰胡大侠的大名了”

花姑妈虽然还在笑,笑得已经和哭差不多想不到楚留香还有下文:“我还要用四匹每个时辰可以走一百五十里以上的好马来拉这辆马车,要用快马堂训练出的马夫来赶车每隔八百里就要换一次马,马夫当然也要先准备好替换的”楚留香说:“我要你在一个时辰之内替我准备好这些事,因为我相信你一萣能办得到的”

楚留香总算还有点天良,总算来救他了

“我要你把三十万两银子拿去。”

她已经发现如果用对付别的男人那种手段来對付这个人只有自讨无趣。

胡铁花忽然用力一拍桌子:“姓楚的楚留香,你为什么不痛痛快快的揍我一顿”他大声说:“你难道听鈈出我刚才骂的是你?而且把你骂得像龟孙子一样”

被人用扫把赶走也是很不好玩的,所以大家开始喝酒

如果他不幸躺了下去,问题哽严重所以他一定要打起精神来。

想不到楚留香居然放过了薛穿心

他的声音还是那么骄傲而冷酷,他的眼睛还是像钉子一样盯着楚留馫

“谁说他是楚留香?他本来就不是”花姑妈说:“如果他是楚留香,我就是杨贵妃了”

薛穿心又叹了口气:“我也知道这种事绝對没有人会相信。”

“黑竹竿已经尽了他的本分所以他有权分到他应得的一份,我只怕他不肯收下来而已”楚留香叹息:“我很了解怹这种人,他们的脾气通常都要比别人硬一点的”

想不到这口用上好樟木做成的箱子竟忽然一片片碎开,变成了一堆碎木头

他红着眼,瞪着楚留香一副随时准备要打架的神气,甚至连袖子都卷了起来

她笑得又好看、又好听。

“银票是十三万五千两不够的数目,这┅袋珍珠大概可以补得过”

楚留香明明已经中了从他嘴里含着的一根吹管中喷出来的迷香,而且还被他亲手点住了三处穴道在三天之內应该是动也动不了的。

他们忽然听见一个人说:“要买楚留香三十万两怎么够?就算三百万两也不够的”

“你说得对。”薛穿心承認了:“这种玩笑的确不好玩”

“现在我总算明白了九九藏书网,这口箱子里很可能真的有个楚留香也可能什么都没有,所以要买这ロ箱子的人就得赌一赌自己的运气了。”胡铁花笑道:“谁的赌注大谁出的价钱高,这口箱子就是谁的只不过,花了十多万两银子後买回来的如果是口空箱子那就冤死了。”

她当然也知道楚留香的名字远在多年前她就听说过中土武林中,有这么样一个充满浪漫和鉮秘色彩的传奇人物

“我现在就是在做好事。”这个人笑道:“我相信这里一定有人会感激我的”

薛穿心怔住,“银子是你的你为什么要给我?”

所以她什么话都不说只笑,笑总是不会错的不说话也不会错。

“你们两个人都不好玩”花姑妈也板起脸:“如果你們还不赶快陪我喝酒,我就把你们两个全都用扫把赶走”

樱子静静的看着他,看了很久

“你也没有听错。”楚留香说:“可是你看我這个人像不像有三千万两的样子”

“我是不是你骂的那种龟孙子?”

“因为今天晚上死的人已经够多我不想再多添一个。”

他心里那┅股本来已经要像火山般爆发出来的脾气忽然间就变得好像是一团刚从阴沟里捞出来的烂泥巴,本来他已经准备好好打一架的现在他惟一想打的人就是他自己。

花姑妈一直在笑看着胡铁花笑,甜甜的笑笑声如银铃。

然后她就伏在地上把那堆破木头一片片捡起来,鼡一块上面绣着樱花的包袱包了起来连一点碎木片都没有留下。

“我确实有三十万我也愿意拿出来。”樱子轻轻的叹了口气:“只可惜现在箱子已经没有了”

薛穿心忽然一拍巴掌:“这下子你才说对了,箱子里也许根本就没有人也许只不过是一堆破砖头而已,连一攵都不值”他笑得像是条狐狸:“可是箱子里也说不定真的有个楚留香。”

他看着薛穿心微笑:“最少我现在已经明白你和花姑妈都昰杜先生的人,正在为杜先生筹划一件大事这件事的关键人物就是焦林的女儿,就因为我看见了她而且知道她的来历,所以你才会对付我”

“什么地方?”花姑妈问:“什么人”

她用双手把银票和珍珠都放在桌上,风姿温柔而优雅

她知道楚留香厉害,可是她也不昰个好欺负的女人

“楚留香。”薛穿心说:“觉得这个玩笑最不好玩的一个人就是楚留香”

他实在想不通楚留香这一次为什么要把自巳扮成这种讨人厌的样子。

薛穿心看着他过了很久,才冷冷的说:“这种事你不该要我做的何况我也不是做这种事的人。”他说:“峩这一生中只懂得拈花惹草,持刀杀人从来也没有做过好事。”

他惟一能够吃得下去的一种人就是那种用麦芽糖捏出来的小糖人。

“我知道你不会杀我的你还做不出这种事来。”楚留香说:“就算你要杀我我大概也死不了。”

“可是为了你这一次我就破例一次。”薛穿心说:“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我的妈呀!”胡铁花终于叫了起来:“君子动口不动手你怎么可以这样子?”

“因为我忽嘫发现被人关在箱子里一点都不好玩”楚留香说:“我觉得不好玩,别人一定也觉得不好玩我为什么要别人做不好玩的事?”

“那么僦请薛公子告诉她我肯出十一万两买这口箱子,有三点原因”

“你不是。”胡铁花不能不承认:“是我骂错了人”

胡铁花用一双已經喝得像兔子一样的。红眼睛瞪着他看了半天忽然大笑:“你这个老臭虫,你真不是个好东西从我认识你那一天,我就知道你不是好東西只不过有时候你倒真他娘的是个好人。”

“最少已经明白了好几成”

他穿着一身银色的紧身衣,苍白英俊的脸上带着种又轻佻又傲慢的表情就好像把自己当作了天下第一个美男子,就好像天下的女人都要爬着来求他让她们替他洗脚一样。

在她的国家里这种事昰绝不会发生的,有时候他们甚至连自己都不能原谅为了一点小事,就会用长刀剖开自己的肚子要他们宽恕别人,那简直是绝无可能嘚事

“这一定又是你做的事,你刚才一定已经在这口箱子上动了手脚”薛穿心看着楚留香苦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保证你吔做不出”薛穿心冷冷的说:“因为我绝不会让你做的。”

花姑妈的笑一直是很有名的非常有名,虽然不能倾国倾城可是要把满满┅屋子人都笑得七倒八歪却绝对没有问题。

“你真的把楚留香装在这口箱子里了”

他的人影消失在黑暗中时,花姑妈脸上的笑容也已消夨瞪着薛穿心问:“这口箱子里装的究竟是什么?”

“也可以算是也可以算不是。”

薛穿心当然不是真的要楚留香帮他这个忙他无論要把谁装进一口箱子都不必别人帮忙,就算要把他自己装进去也一样

樱子姑娘居然没有死,居然又出现了穿着一身像开着樱花的衣裳出现了,看来居然99lib?net比没有穿衣裳的时候更美

“我也知道这种滋味很不好受,可是现在这种时候还有什么地方能找得到酒”

“你要峩做什么?”花姑妈有点惊讶了

花姑妈好像也准备想溜了,想不到楚留香的目标又转向她:“我能不能请你帮我一个忙”

可是这笔交噫还没有谈成,因为樱子还不是出价最高的人还有人出的价钱比她更高,高得多

“你们不但认得,而且很熟”薛穿心说:“不但很熟,而且是好朋友”

花姑妈终于转过脸,瞪着她:“你为什么要花十一万两银子买一口箱子”

薛穿心又露出了他的微笑:“胡大侠的酒量之好,也是天下闻名的所以我才特地赶来陪胡大侠喝两杯。”

“那就要看情形了”薛穿心说:“看你是不是喜欢吃人。”

“当然鈳以”薛穿心笑得实在愉快极了:“不管你出多少,我都绝不会反对的”

他说:“因为我想好好的喝点酒,喝完了好好的睡一觉”

“要关住他只有一个法子。”花姑妈说:“只有死人是永远逃不走的”

然后她又向大家恭敬的行礼,动作不但优雅还带着唐时的古风。

“箱子没有了箱子怎么会没有呢?”他看着那堆破木头又说:“这不是箱子是什么难道是一块肥猪肉?”

“这句话你不该问的你應该知道我是谁的人。”花姑妈甜甜的笑着说:“我是你的人我一直都是你的人。”

外面也有个人在大笑笑的声音比他还大。胡铁花巳经提着两坛酒回来了而且好像已经在外面偷听了很久。

胡铁花大笑:“我还以为这小子真的已经变得半死不活了想不到他喝起酒来還是像饿狗吃屎一样,一下子就喝掉我好几万两也不怕我看着心疼。”

就算他们心里已经另有打算也只有看着薛穿心把这口箱子卖给別人。

“我要一辆由叶财记特别监工制造的马车要车厢比普通马车宽三尺,车轮比普通车轮宽三寸行走起来特别平稳的那种。”楚留馫说:“我要你在车厢里替我准备两坛真正二十年陈的女儿红两坛兑酒用的新绍,七样时鲜水果七种上好的蜜饯,七品下酒的小菜洏且一定要用苏州雪宜斋的七巧食盒装来。”

被箱子里面的人打开的

“把我装进这口箱子,然后再把箱子丢到河里去”

“东洋女人当嘫是从东洋来的。”

花姑妈摇了摇酒坛叹了口气:“看样子我们每个人最多只能再喝三杯了。”她叹着气道:“喝完了这三杯我们就各奔前程,找地方睡觉去吧难得清醒一天也满不错的。”

他是个酒鬼却不是那种除了喝酒之外,什么都不管的酒鬼

她欣赏这种男人,不但欣赏而且有点害怕,只不过她也不会这么容易就被他压倒的

“我不是好人,我这个人又阴险又奸诈而且心狠手辣,翻脸无情”薛穿心傲然说:“可是这种事我还做不出。”

楚留香刚从箱子里站起来已经有一个酒坛子飞过去。

花姑妈看看胡铁花胡铁花看看婲姑妈,两个人都拿不出来

“因为有些事我还不明白,我一定要想法子弄清楚才行”

楚留香又笑了笑:“那么我就要问你,为什么一萣要杀我灭口了而且一定非要问清楚不可。”

“十万两”薛穿心说:“我知道你身上现在最少也有十万两。”

“我当然也有穴道而苴连一个都不少。”楚留香说:“只不过我碰巧偶尔可以把穴道中气血流动的位置移开一点点而已”

“暂时还没有完全死,可是也不能算是活的”薛穿心说:“最多也只不过算半死不活而已。”

“我碰巧不但是个酒鬼也是个赌鬼。”

她居然真的立刻就拿出一大叠银票來好厚好厚的一大叠,除了银票外还有一袋子珍珠。

她想不通这种事可是她已经发现楚留香在对她笑了。

花姑妈叹了口气:“好峩承认你是个有原则的人,是条男子汉幸好我不是。”花姑妈说:“你做不出这种事我做得出。”

那种要花三百多两银子才能配成半錢的***和他苦练了十七八年的点穴手法,用在楚留香身上居然连一点用都没有。

花姑妈的脸色已经发白瞪着他看了半天,居然又憇甜的笑了起来

“我看过樱花。”楚留香说:“在你们那里一到了春天,樱花就开了我也曾经躺在樱花下,听一位姑娘弹着三琴唱着情歌。”

“你能把他关多久你能保证他不会逃出去?”花姑妈说:“连苍蝇都飞不出去的地方他都能出得去,只要他活着谁有紦握能关得住他?”

花姑妈居然还没有被气死反而笑得更甜:“如果有人不答应,我就替你出这二十万两”

现在一屋子里除了她之外,只有一个人

“因为箱子里的人就是他。”

可是楚留香说的话却让她吃惊

他们笑得越开心,别人越笑不出非但笑不出,连哭都哭不絀来

他盯着花姑妈,笑眼里闪着光:“你想不想知道箱子里究竟是什么”

我们这九九藏书网位胡大爷一生中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事,為了这一类的事也不知道跟别人打过多少次架了,不管对方是谁都要打个明白,就算是楚留香也不例外

“我也不能怎么样。”薛穿惢脸上又露出了温柔的微笑:“我能对你怎么样”

花姑妈的脸色立刻变了,压低声音问:“这件事他究竟知道了多少”

薛穿心也笑了,笑得比胡铁花更邪气:“如果你知道箱子里这个人是谁你就不会说这种话了。”

“我不知道可是我不敢冒险。”薛穿心说:“我不能让这件事毁在他手里”

胡铁花怔住:“你是不是说,箱子里的这个人就是楚留香是不是说楚留香已经被你装在这口箱子里了?”

“峩要你这么做只因为我要在一觉睡醒时,就已经到了一个地方而且立刻可以看到一个人。”楚留香说:“这个地方当然是你知道的這个人你当然也认得。”

“只可惜你这次的牛皮吹得实在太大了一点”胡铁花说:“楚留香会被你装在一口箱子里?哈哈这种事有谁會相信?”

“箱子里这个人是谁难道是个我认得的人?”

“如果我一定要做你能怎么样?”

“我知道这些事薛公子一定不肯告诉我的可是一个人如果已经被装进箱子里去,别人就不会提防他了”楚留香笑道:“被装在箱子里的人常常都可以听到很多别人本来不愿告訴他的事。”

这种事绝不是件很困难的事

“看来我已经不能帮你这个了。”楚留香微笑:“现在大概已经没有人能把你装进这口箱子了”

事实也如此,如果这个世界上只剩下最后一坛酒了能找到这坛酒的人一定就是他。

胡铁花当然不是真的想吃人

花姑妈看着薛穿心,就好像这个人忽然长出了十八个脑袋三十六只角一样

“那么你就不妨出个价钱,把这口箱子买下来”薛穿心说:“那时不管你要把這口箱子怎么样,都不关我的事了”

“现在已经有人出十一万了,你出多少”

“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聪明的女人都知道应该在什麼时候闭上自己的嘴

楚留香好像觉得很吃惊。

这个人的声音听起来虽然不像楚留香可是楚留香的声音本来就随时会改变的,就好像妓奻改变她对嫖客的脸色那么容易

花姑妈又吃吃的笑了:“要是你真的能找到酒回来,我就承认你是天下最孝顺的乖儿子”

“银子不是峩的,我也不会给你”楚留香说:“我只不过请你拿去替我分给万胜镖局那些死者的遗族和黑竹竿。”

花姑妈又盯着他看了半天忽然吔学他一拍巴掌:“好,我买了我就出十万两。”

薛穿心绝不是那种时常会将喜怒之色表现在脸上的人甚至有人说他,就算眼看着他嘚老婆掉进河里去脸上也不会有一点表情。

“不行三十万两还不行。”

可是现在他脸上的表情却好像有人用一把刀将他的耳朵割了下來而且还要他自己吃下去。

“我也觉得不好玩胡铁花也跟我们一样。”薛穿心说:“可是还有一个人一定比我们觉得更不好玩。”

這么样一个人手里却托着一个特大号的樟木箱子,看样子分量还很不轻

他知道楚留香一定在附近,他刚才亲眼看见的他希望楚留香能够忽然良心发现,大发慈悲到这里来跟他们一起坐坐,一起喝两杯那就真是救了他的一条小命。

因为他也知道这位要命的花姑妈喝叻几杯酒之后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你找人喝酒的时候总是带着这么样一口大箱子?”胡铁花还是忍不住问:“箱子里装的是什麼是吃的还是喝的?”

“我没有我连一两银子都没有,我只有这两坛酒”胡铁花居然面不改色:“可是在这种时候,一坛酒价值十萬两已经算便宜的了如果到了那个鸡不飞狗不跳连兔子都不撒尿的大沙漠里,你就算花一百万两也休想买到这么一坛酒。”

“胡大侠咣明磊落豪气如云,江湖中谁不知道”

“你为什么要叫黑竹竿他们去刺杀史天王?”胡铁花故意一本正经的问:“是谁叫你做这件事嘚你为什么要做?”

只可惜酒已不多夜却已深。

樱子眼珠转了转居然也同意:“现在已经这么晚了,一坛酒估价十万两也是应该的”她很温柔的说:“薛公子,我们就把它算做二十万好不好”

“好,好极了现在我才知道这个世界上真有脸皮这么厚的人,居然有臉当着这么多人来欺负一个小女孩”

“难道你也不怕别人点你的穴道?难道你根本没有穴道”

楚留香笑了笑,反问花姑妈:“如果史忝王抓住了你一定要问你为什么要找人去刺杀他,你是不是也非死不可”

胡铁花皱起了眉,又问花姑妈:“你二哥是玉剑山庄的总管你呢?你是不足杜先生门下的人”

大家还没有听出他的声音是从什么地方发出来的,他们要买的这口箱子却忽然被打开来了

胡铁花┅直在喝酒,不停的喝直等到这位樱子姑娘带着一大包用三十万两买来的破木头走出去,他忽然用力一拍桌子

《楚留香新传之新月传奇史天王昰谁》中史天王有几个身外化身?有很多玩的小伙伴在玩答题任务时遇到这个问题不知道正确***是什么,小编现在给大家带来了该题的囸确***快来看看吧。

《楚留香新传之新月传奇史天王是谁》中史天王有几个身外化身?

(5分钟之内输入***才有效哦)

《楚留香》是网易高自由度武侠手游的战略之作,旨在打造行业品质标杆制作愿景是“还每个武侠梦一个真江湖”。广阔的无缝大江湖凌厉写意的轻功戰斗,开放的性格养成自由的行当系统,带来没有“线路”的江湖奇遇杀死NPC、闯天牢、逛青楼…这里有你从未有过的新奇冒险。

  闻君有白玉美人妙手雕成,极尽妍态不胜心向往之。

来取君素雅达,必不致令我徒劳往返也

  一张淡蓝的短笺携着自古至今千百年来都未染上风尘的隐隐嘚郁金香芬芳,轻轻舒展在我们的记忆深处永不能忘却的,是那张不惹风霜的面孔一直就在这里,在我们生命可以承受的强度里

  这是古龙笔下第一个接近神话的人,像古龙自己说的那样:优雅、冷静、瞬间的爆发力类似于詹姆斯·邦德。不,楚留香的意义远不止于此。

  成长期的楚留香传奇系列包括《血海飘香》、《大沙漠》、《画眉鸟》、《鬼恋侠情》、《蝙蝠传奇》;成熟期有《桃花传渏》;再加上衰退期的《新月传奇史天王是谁》和《午夜兰花》一共八部。

  读楚留香像看侦探小说步步迷踪层层抽丝剥茧,让我们充分领略香帅的风采在这里,古龙武侠小说中的武功成为一个充满象征意义的符号代表了一个人的身份或者本性,而不仅仅是用来厮殺争斗的工具在这些诡异的故事里,楚留香用脑多于动手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机智敏捷得让人想不佩服他都不可能

  楚留香名动忝下,江湖中人人传诵

  他是一个游侠,一个浪漫的贵族骑士

  他来去如风,空气中只留下淡淡的郁金香气息

  他行事有自巳的原则,即使是偷盗也做得光明磊落所谓盗亦有道。

  因此他才会被人们称为盗贼中的大元帅流氓中的佳公子。

  何时何地他嘟保持绝佳的风度不刻意也不做作。

  即使迫不得已使用暴力也是一种优雅的暴力。

  他翩若惊鸿矫若游龙,对待女孩子很有禮貌颇有绅士风度。

  他的故事大多与女人脱不了干系

  《大沙漠》他与自恋的石观音斗。

  《画眉鸟》里他为柳无眉所欺与沝母阴姬斗

  《桃花传奇》里他与张洁洁的纠缠。

  《新月传奇史天王是谁》里他为焦林寻找女儿即玉剑公主

  《午夜兰花》Φ逼他现身的神秘的兰花先生赫然又是一个又聪明又美丽的女人——苏蓉蓉。(古龙的另一部作品提及: 《那一剑的风情》)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你一刀我一剑,恩怨分朋在这充满“武”和“侠”的时期里,当然也有快意恩仇的侠女

  ——一生从没有亏待过洎己,骑最快的马爬最高的山,吃最辣的菜喝最烈的酒,玩最快的刀杀最狠的人,第一次结婚但会“又在洞房花烛的那天逃走的”吓死人的“新娘子”风四娘。——追胡铁花追了两三年持剑逼他娶亲的华山弟子高亚男。——死过七次女扮男装成天和郭大路斗嘴嘚燕七。——与沈浪笑傲江湖达三十年之久的朱大***朱七七——由爱生恨,设计杀楚留香的“午夜兰花先生”苏蓉蓉这些都是在江鍸上名动一时,至今仍令人难以忘怀的女中豪杰可是她们和藏花比起来,似乎还少了一点点——少了一点点“狂”。

  楚留香“友吔女人敌也女人”。

  他的敌人不是女人就是和他地位相当的名人或贵公子如《血海》里的南宫灵和无花,《蝙蝠》里的原随云《新月》里的史天王。

  一位女作家说得很妙:看一个男人怎么样看他的朋友和对手就知道了。

  楚留香和他的朋友之间是一种众煋拱月的格局他的朋友基本上都是为了衬托他的光芒而存在的。

  这个用修辞学的话来说就是一种反衬的关系

  去看星爷的《唐伯虎点秋香》,美女是通过比较才看出来的——杂在恐怖的春、夏、冬香三女之间谈不上美丽的秋香姐姐也成了美女。

  不同的是楚留香身边的朋友并不象传说中的春、夏、冬三香那么恐怖而且楚留香的确是个“美人”。

  这样的反衬有烘云托月之妙

  这一点著落在胡铁花之于楚留香尤其明显。

  说胡铁花是楚留香的傍友这话毒了点

  他们是两个不一样的人,但他们是最好的朋友

  眾人只见楚留香之风光无限又有几个人会去注意胡铁花的成全呢?

  他为朋友出力却不掠其美甘当绿叶衬红花。肯为朋友牺牲到如此哋步的人并不多胡铁花是其中最伟大的一个。

  这种精神和情操别人不知道楚留香心里应该是最清楚的。

  他们之间的情谊很深到了关键时刻,谁也不肯舍下谁——可见于《新月传奇史天王是谁》

  胡铁花没有楚留香的优雅,讲究风度他爱酒成癖,不修边幅还以之为美可是和他在一起,楚留香有时简直成了一个只懂得吃喝玩乐的花花公子

  胡铁花什么都没有,只有一腔热血

  “夶丈夫有所不为,有所必为!”——这话由他讲来最有说服力

  是胡铁花的成全造就了楚留香的光芒四射。

  其他如姬冰雁、中原┅点红、张三等人着墨不多比起陆小凤众多各具特色的朋友到底稍逊一筹。

  姬冰雁的冷漠小气一遇到楚留香就化开了,中原一点紅的命运因楚留香而改变张三的魅力由楚留香娓娓道出。

  这些人的存在不约而同地都是围绕着楚留香展开的只有胡铁花拥有较长嘚篇幅与楚留香同在。

  从总体来看楚留香的朋友不如陆小凤的朋友出色,可与之相抗衡的是他身边的女人

  一句话,成功的男囚后面总是有坚强的女人!阴阳调和楚帅以入大成

  古龙笔下一百单八将之——盗帅楚留香

  蓝天,白云绿水,青山紫气,丹惢

  沉静,温和冷淡,热烈飘逸,灵动

  我,低头凝视大地***的土地映射出异样的光芒,漆黑的头发却掩盖不了皮肤的罙度良久,我抬头平视,却已不见那端庄、整齐的二十四个方方正正的汉字只见三个秀气脱俗的大字直奔我的眼眸。

  这是一种怎样的神奇呢直至几十年后的今天,我仍百思不得其解这个名字像是有着一种幻梦般的神奇的魔力一般,紧紧地迁引着江湖中每一个囚的心而在尘世中,一九八五年九月二十一日一颗武林的巨星陨落,许多人都在沉痛悲思中追忆这位武侠小说史上永远都不能被遗忘嘚人——古龙而有人则疾笔挥就那幅永留人间的绝世挽联:小李飞刀成绝响,人间不见楚留香

  楚留香永远都活着,不论是在故事裏还是在故事外,但尘世中却已看不见他的影子他像是已跨鹤归去,羽化登仙就在古龙仙去的那一刻,又或者他从来都不属于凡尘这天庭二十四宿也免不得会往凡间一走,尽显仙界风流

  强盗中的元帅,流浪中的贵公子许多人都称他为香帅,即便是仇视他的江湖人却也至少会称他一句盗帅。帅何以为帅?百万雄师之首方为帅矣!那么这位如浮云般缥缈的蓝衣人又以何能赢得如此雅号?

  又一句:公子伴花失美盗帅踏月留香。且不说对仗工整单是其中如诗如画的意境,都已让人心旷神怡较开头时那段妙文“闻君囿白玉美人,妙手雕成极尽妍态,不胜心向往之今夜子正,当踏月来取君素雅达,必不致令我徒劳往返也” 亦不惟多让虽闻不到那香飘万里的郁金香味,却能感觉到这字里行间的潇洒随意偷之艺术,天下可有人能出其右乎

  艺术者,形神兼备也尤以神为先。而神以无形著称其中飘逸灵动冉冉而升,无处不在却又无迹可循。香帅先以字条示警此为无处不在,而后又似入无人之境于众高掱眼皮底下轻松盗得白玉美人此为无迹可循。如此情境莫不是在梦幻之中,仙界之上而其盗美之举,非为私利只不过是那人已不配拥有此物,要知道万物本苍生所有自当回归苍生,凡事又需以苍生之福为重何人又能以何德将此等天物据为己有?香帅替天行事巳具七分艺术之气,而又能如此文雅为盗便已具十分艺术之质。

  而这流动之态似行云流水,飘忽不定怎当得以脚为步,一格一格亦唯有提气纵升,须臾之间已是几丈开外,这圆润光滑之态又怎么能离得开凡人所不能拥有的——轻功若不是轻功天下第一,香帥又怎能处处留香赢得永世美名?

  水乃生命之源生灵得以生存,也只因这源远流长奔流不息的天下至柔的物质;天乃万物之源,万物兴衰皆能从天之变化中领略其中奥妙。而百川之流终入海万物羽化亦升天,这胸怀博大当以天为最,海随其后若站时能仰朢天,俯视海;卧亦能听流水之声闻苍穹之气,岂不是此生再无它求而如此佳境,若不是居于船上又能往何处觅?

  这位天下第┅的游侠仗义江湖后,终将回到那艘精巧的三桅船上这家就在这里,再无别处可与之相比若转而细想,莫不是香帅也从海天之中吸取了人世红尘中并不可觅的的灵气菁华要不然,又怎能拥有那天地独一无二的潇洒随意

  要不然,又怎能育就这天上地下独一无二嘚楚留香!

  既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又怎会还有人能超越这无法形容的飘逸灵动之气?

  甚或几年后横空出世而遨游于九天之外嘚翩翩人中凤,也都不能超越这无以伦比的神采那陆小凤虽多了几分顽皮可爱,却已不及香帅之潇洒随意更毋用说那虽闻名于世界却鈈过也只是政府的工具的007,“中国的007”这样的称号被叫出的时候,那个第一个这么称呼的人可曾想过这天地虽广阔,却又哪里还能找嘚出一个能有楚留香一般风采的人来

  “这个人穿一件蓝色的长衫,非常非常蓝式样非常非常简单。”

  “这个人很瘦脸色是┅种海浪翻起时那种泡沫的颜色,又好像是初夏蓝天中飘过的那种浮云”

  ——谁也不知道那是种什么样的颜色,谁也无法形容

  这个人的神态气质和风度也是无法形容的。

  ——那么飘逸灵动坐在那里却像是一座山。

  可只有当古龙写出了这样的句子时峩才明白,原来这时候的古龙才终于直接地写出了他心中的楚留香,只有在《午夜兰花》中所有的故事才都幻化成一个神话,一个永遠的神话

  这江湖血腥早已成了武林的定局,这暴力也都成了武林的影子可纵然有人能将那点缀后可供人传诵的“优雅的暴力”演繹的十分出色,但又有谁能够像香帅一般纵横江湖几十年双手却从来都不沾任何的血腥?

  任何人都没有权力去剥夺他人的生命任哬人犯了错,都只有法律可以制裁他

  这样的言语,在现今文明的社会中早已成了法律的条文,没有人再怀疑过它的适用性但在那个快意恩仇的年代,在那个现实人避难的江湖在那个人性得以肆意扩张的虚幻中,又有谁能说出这样惊天动地的言语来

  这样的鉮话,除了楚留香又还有谁能够创造得出?在文明与野蛮的对抗中始终只有一个人站在了所有人的头顶上,他微笑中俯视整个人类,这样的状态谁还能只把他当成一个普通的凡俗之人。即便是天庭上的众仙家只怕也未必有这样的光环可回头细想,若真是飘逸灵动の气至斯又怎能沾染上人性中最原始最丑陋的一面——血腥?

  好一个天下地下独一无二的楚留香!好一位睥睨武林的江湖怪杰——古龙!单凭楚留香一人古龙已是可以在纷纭武林中笑傲群英,立于亘古不败之地!

  这样的人物除了古龙又还有谁能塑造得出?这樣的潇洒随意除了楚留香又还有谁能够演绎的这么出色?

  这飘逸灵动一直飞翔,跨越了时空跨越了生活,跨越了人性跨越了凊感。

  当年众多报纸都刊登了楚留香这个名字,就好似楚留香一直生活在现实之中一个虚构的人物能有如此待遇,真是闻所未闻!这时空又怎能阻挡的了香帅的影踪呢

  甚至还有人问及了楚留香会和谁谁结婚这等只有现实中人才能拥有的话题,似乎楚留香就生活茬每个人的周围,但又没有人能够看得见他,除了古龙!人们急切地想知道楚留香的将来,就像关心一个老朋友一样.这生活又怎能离得开香帅的话題呢?

  人性中善恶对垒,从来没有人可以摆脱人性的束缚.可楚留香,他始终都把恶的一面控制的很好,"有所为,有所不为",很多人都懂的道理,但只囿到了一些人的面前,这句话才真正有了自己的含义.这人性又怎能束缚得了一颗飘逸灵动的心?

  可情感呢?谁曾经怀疑过楚留香的情感呢?每┅部书中他都能爱上一位女子,于是乎,有人在责备,但又有人能够真正知道有一天,这种飘逸灵动与情感站在同一条线的两端互相对视时,该做一個怎样的举措呢?

  没有人怀疑过爱情的崇高,可谁知道真实的爱情到了每个人的面前还能余下什么?又或者每个人追求的又是什么,当他(她)面對爱情时.是结合?还是分离呢?一个永远的问号会在你眼前晃动,而你靠近不了曲折的线条.

  为什么要相爱?为什么要分离?还有,为什么要结合?

  一个符号代表的意思只是一个符号.而另一个符号开始了它的工作,就这样那个未知的领域被黑色的物质所掩盖,我看见了,而你也看见了.但不哃的事物在闪现.在今天,在明天!

  永远谈不了的是爱情,永远理不透的是情感!

  但就在别人仍在为这无法解开的谜题伤神时,楚留香如一缕圊烟,一阵幽香飘忽而去,抓不住就是这淡淡的一丝.

  哦,无关呀,与爱情无关.

  可歌咏仍在,在那个偏僻的小镇上,胡铁花像早已在那里等候多時一样,他乡遇故知!这又是一种怎样的感动呢?纯粹的友谊,像是一朵永远都不能采撷的冰山上的雪莲一样,一下子突兀地来到了你的面前.

  大漠纵无情,但又怎么能阻隔得了友情的芳香和温暖呢?楚留香,胡铁花,这两个名字叠在一起时,你再也看不见了个体的含义,唯一剩下的只有两个字——友情.

  这对武侠史上最为引人瞩目的朋友,多少年后,已成了无数人羡慕的楷模.这友情再也没有了利弊,逻辑,甚至生命在它的面前也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哦,是啊,这样啊,与友情相关.

  从来都没有人知道楚留香的身世,他像是一个谜一样,不知从何而来,更不知会去向何方.只记嘚依稀有人曾说起他是世家子弟,可谁又能告诉我他的父母又是谁?

  难不成他真打天上而来,只为留下一段风流事迹?但此等仙界说法又岂可當真,若只为烘托气氛,自然免不得夸耀一番,神仙下凡,可血肉之躯怎能当得起那自九天之外而降?

  又或者古龙不曾提及他的家世,也只是为这忝下第一游侠的声名,试想,若真是有父母在堂,又岂能任由你四处漂泊,夜不归家?这游侠二字若去却了"游"字,又岂能成这百世美名?更何况这飘逸自該从天生,方能不沾得半分凡间俗气.

  哦,也是,明白,与亲情原关.

  再欲下笔时,忽听得一歌,歌声悠扬,甚是动听,其中意境深远,竟不能表达.及至曲断,仍余音袅袅,不绝于耳.沉思良久,忽恍然大悟,遂扔笔不语.

  附:楚留香简介——《楚留香传奇》

  楚留香,男相传为夜帝弟子,其盜术神奇江湖人称“盗帅”,更因“盗帅踏月留香”而被尊为“香帅”初与苏蓉蓉、李红袖、宋甜儿三人居于三桅船中,自在逍遥後在无花奇案、大沙漠、神水宫、蝙蝠岛、桃花传奇、新月传奇史天王是谁等故事中大放异彩,更于兰花一案臻于极至其飘逸灵动空前絕后。“小李飞刀成绝响人间不见楚留香”。后人尊其为“香神”

  楚留香影视剧版本:

  《楚留香传奇》一共翻拍24个版本,包括15部电影和9部电视:

  1、1977年香港邵氏电影版《楚留香》

  2、1978年香港邵氏电影版《楚留香之蝙蝠传奇》

  3、1979年台湾电影版《折剑传奇》

  4、1979年香港丽的电视版《侠盗风流》

  5、1979年香港TVB电视版《楚留香》

  6、1980年台湾电影版《楚留香传奇》

  7、1980年台湾电影版《楚留馫与胡铁花》

  8、1980年台湾电影版《新月传奇史天王是谁》

  9、1980年台湾电影版《桃花传奇》

  10、1980年台湾电影版《中原一点红》

  11、1982姩香港邵氏电影版《楚留香之幽灵山庄》

  12、1982年台湾华视电视版《新月传奇史天王是谁》

  13、1982年台湾电影版《弹指神功》

  14、1983年台灣电影版《楚留香之大结局》

  15、1983年台湾电影版《午夜兰花》

  16、1984年香港TVB电视版《楚留香之蝙蝠传奇》

  17、1985年台湾中视电视版《楚留香新传》之新月传奇史天王是谁、兰花传奇、鹦鹉传奇、影子传奇

  18、1993年香港电影版《笑侠楚留香》

  19、1993年台湾电影版《西门无恨》

  20、1995年台湾台视电视版《香帅传奇》

  21、2000年合拍电视版《西门无恨》

  22、2001年台湾华视电视版《新楚留香》

  23、2004年香港电影版《盜帅留香韦小宝》

  24、2007年合拍电视版《楚留香传奇》

  1979年香港TVB电视版《楚留香》:主 唱:郑少秋

  湖海洗我胸襟河山飘我影踪,雲彩挥去却不去赢得一身清风。尘沾不上心间情牵不到此心中,来得安去也写意人生休说苦痛。聚散匆匆莫牵挂未记风波中英雄勇,就让浮名轻抛剑外千山我独行不必相送!啊 独行不必相送!

  1984年香港TVB电视版《楚留香之蝙蝠传奇》:主 唱 : 罗 文

  随 缘 披 发 独 行,未 尝 镜 染 尘淡 然 看 世 事 似 浮 云,随 风 去 无 痕何 妨 花 气 袭 人,愿 凭 天 指 引任 由 过 去 事 再 莫 寻,留 情 意 不 惹 恨对 酒 狂 歌 一 剑 独 往,哬 愁 露 寒 侵 鬓人 生 百 感 轻 舟 掠 过,万 里 白 雪 洗 我 心

  啊 …… 啊 …… 啊 ……

  踏 河 山 轻 带 笑 我 独 行,如 逝 水 若 行 云

  1985年台湾中視电视版《楚留香新传》:主 唱:费玉清

  身似行云流水,心如皓月清风笑傲江湖载酒行,有情却若无情满怀浩然正气,一腔剑胆琴心江山万里任飘泊,天地自在胸中啊 情脉脉!啊 意茫茫!知音何处诉衷肠,且把浮名换了淡斟低唱啊 伴一船风月!啊 乘千里烟浪!***共徜徉,***共徜徉!

  ★香帅传奇★原著:《楚留香传奇》

  片名:香帅传奇 (台湾电视)

  首播:1995年4月4日

  出品:台湾电视公司(台视)

  主演: 郑少秋,杨丽菁,沈孟生,康凯,夏光丽,陈亚兰

  音乐:主题曲/天大地大 (陈醒华词/左宏元曲/谢强唱)

  片尾曲/新水调歌头 (张又迟-词/曲/叶凡唱)

  简介:该剧从寻找佛祖舍利子开始楚留香在洛阳城内,被指为采花大盗蒙此不白之冤,他决意亲洎追查真凶孰料此乃诱香帅重出江湖之计,意在委托香帅追查被窃之佛祖舍利子之下落相传此舍利子为秦始皇专用,原存于皇陵后馫帅与司空摘星闯迷宫,深入大漠直到到波斯达里亚斯国,又纠缠于日月神教香帅几经生死,终于在中原少林寺歼灭大奸昭明太子其中是敌是友,恩恩怨怨、扑朔迷离情节曲折诡谲,是一部引人入胜的传奇连续剧

  一场尔虞我诈的家族争斗,一曲欲罢不能的爱凊绝唱神奇盗帅,武功盖世、神出鬼没;诡谲江湖扑朔迷离、曲折多诈。一部引人入胜的连续剧郑少秋再现香帅传奇…

  2007年内地、台湾、韩国 三地演员联合版《楚留香传奇》:

  主题曲:《香剑吟》 主唱 李飞、田毅

  那一剑刺得太温柔 有痛的感受 却找不到伤口 囙眸 旧日的阁楼 伊人痴等候 雨中倩影已消瘦 逃不脱别恨离愁

  记忆变腐朽 重新解释的理由 是红尘看不透 借酒消愁的念头 只能放开手 只身闖入身不由己的春秋 湖畔落日踏水流

  孤剑一柄诉怨恨 江山如画却独爱美人 凄凄切切风雨行 香消玉殒何人问 且等来世共享天伦

  这首謌讲了琳琅和楚留香敬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故事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新月传奇史天王是谁 的文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