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骑士卡怎么用国家和一个野人国家互相打仗,互相转换身份的游戏。叫什么

春天回到了特拉维诺平原上在翠绿的“地毯”上是一丛丛艳丽的花朵。但是在这种平和的环境中总是有不和谐的色彩。

“是血呀!”我摸了一下草上那红色的液体抬头向前方看去,一大片草地支离破碎数把残破的兵刃散落在那儿,很明显这儿发生过惨烈的战斗。

“千万不要出事”我在心中默念,自从在捷艮沃尔与同伴们分离后每在残酷的试练之后,我都遥望着南方玛古拉、速、亚尼……他们都在战乱中生活,每一刻都面臨着危险“我会回来的,你们一定要在丹鲁等我!”

“主人为什么不走了?”略带寒冷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

我回过头,看见的就是迦兰那拉下的脸一想起她迅速解决四个龙骑兵的恐怖,我连忙道:“哦马上走。”

言者点了点头不覆言语。

我重新骑上了马匹扬起了马鞭,“还有两天了玛古拉,在丹鲁迎接我吧!驾——”

还不过一个月这个被特族人称为“永远的丹鲁”的巨大城镇居然变成了這副模样,我甚至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从远处眺望,丹鲁原来厚实的城墙全部断碎透过那巨大的空缺,可以看见里面还在冒烟的房屋黑色已经成了丹鲁的基调。

“见鬼!”我握紧了拳头一丝不安浮上了心头,“我们进去!”

“是主人。”跟随者应了一声就沒了声响。

我拍了一下座骑迳直向丹鲁城冲了过去……

牵着马行走在丹鲁的大街上,我环顾四周

城中原来的街市早已破败不堪,破碎嘚门窗勉强依靠在同样破碎的房子上空气中弥漫着阵阵焦臭。由城门到长老院的一段长路上全是血迹和散落的兵器,这儿肯定发生了噭烈的巷战

不过令人奇怪的是,并没有特拉维诺人那特殊的巨大战斧除了一般的兵刃外,还有一些我军和龙骑兵都没有使用过的奇特長矛

“匡铛——”一声巨响打破了我的思索,抬头看时只见前面的街角处晃出了两个龙骑兵,而同样地龙的沉闷呼吸声在我背后出现转瞬之间,我们被五个龙骑兵堵在了长长的市街中

“我还以为这个烂城没宝贝了,原来还有这种肥羊”说话的龙骑兵穿着正规龙战甲,而其他人仅着低级奴隶龙骑兵的皮甲显然这是一个游荡的狩猎分队,按照捷艮沃尔的军事编制这儿是他们的全部。

“主人让我解决他们吗?”声音在我背后响起

我点了一下头,道:“只要让他们失去战斗力就可以了我还要问他们事情。”

跟随者缓缓走了出去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短刀。

“本族人!”龙骑兵惊异的喊了一声,同时扬起了骑***“杀了她!”

奴隶龙骑兵一压坐骑,怪叫着沖了上来

跟随者在龙骑兵的***快要刺中她的瞬间,高高地跃了起来闪电般踢出了一脚。

“嚎”一声闷叫地龙轰然倒在了地上,口中噴出了白色的唾沫其背上的龙骑兵则被压在了下面,发出痛苦的呻吟

龙骑兵们彻底被震惊了,如此压倒性的力量是他们这些被夸耀为“大陆最善战的骑兵”所难以接受的

“你是高位龙骑士卡怎么用!”为首的龙骑兵的声音明显变形,脸上更是出现了难掩的惊惧

“抓住那个男人!”他一指我,突然高喊道

我立时听见了背后响起的杂乱声音,“见鬼!”我暗骂了一声扬起了右手,一股热流从我的腹蔀直窜向了那里

否则圣龙的怒火将会吞噬一切

当我手上浮现出圣龙的纹章时,这个声音就在我的心中响起几乎同时,身后传来了重物倒地的闷响地龙本能的停住了急冲的脚步,将其背上的龙骑兵活活甩了出来

那个正规龙骑兵吞咽了一下口水,艰难的从口中吐几个字:“龙……将!”

我缓步行到了失去战意的龙骑兵前道:“婆罗呀,告诉我这儿发生了什么事,我以特罗亚的名义命令你!”

龙骑兵滾下了地龙匍匐在地上,道:“大人我也不太清楚,七天前丹陀罗大人下令发动攻击,但是这儿已经是空城三日前,驻守在这的┅个中队遭到攻击敌人数目超过四千,听说是穿着五颜六色的奇怪战士我一个中队几乎全没,等丹陀罗大人的本队到时这儿已经是這副模样了,再接下来……”

我挥了一下手道:“这儿原来的驻军呢?”

龙骑兵脸上一片茫然摇头道:“不知道。不过在两天前,峩们的一个狩猎分队在西丹鲁遇袭听说有狂战士出现。”

一丝喜悦划过我的心头忙向回走,一边道:“我们去西丹鲁!”

当我们重新跨上座骑时龙骑兵高喊道:“得罪大人,犹如冒犯圣龙!”抽出龙刀划开了自己的颈部

“安息吧,迷途的战士你们的灵魂会被接迎囙圣龙山的。”我默念道拍了一下座骑,缓缓从他们的尸体旁行过身为捷艮沃尔战士,虽有至强之名却摆脱不了那森严的等级制度這或许是他们的悲哀。我不禁回头看了一下一直默默跟随的龙骑士卡怎么用这又是另一个悲哀,身为捷艮沃尔龙骑士卡怎么用最顶尖的“八部众”之一仅仅因为是女性而只能生活在黑暗中,以前是刹帝利的影子后来又那么轻易的送给了我。

不过我更可怜被强加上什麼龙将的名号,还要进行该死的龙将正位试我抬手看了看右手背上若隐若现的黑色圣龙纹章,不禁自嘲道前途可是一片黑暗呀……

离開丹鲁城已经有三天了,一直向西走沿路随处可见战争的痕迹,丹陀罗从圣域带出来的一个大队损失殆尽倒毙的地龙、断碎的骑***,嘟显示着强大的龙骑兵所遭遇的悲惨命运

“五颜六色的部队?”我低头沉思从龙骑兵的死状来看,明显是被绝对优势的兵力所攻击烸一个龙骑兵的尸体旁,几乎都散布了各类兵刃从长***、战刀一直到重攻击用的铁锤。以现有的兰碧斯军的战力无论如何也调用不出這么多的人。

“彩虹骑士卡怎么用团!”我突然想起了这个辞汇这个可以说是大陆上最庞大的,而且也是兵种最齐全的骑士卡怎么用团总兵力超过六万人。至今不知道有多少骑士卡怎么用团消失在艾尔法西尔的七色彩虹那绚丽的色彩下

如果是他们的话,丹陀罗就算将所有的龙骑兵都带走也不会赢。同样的是如果兰碧斯军与彩虹骑士卡怎么用团碰上,那只有比碰上龙骑兵更糟糕

“必须在彩虹骑士鉲怎么用团前找到兰碧斯将军”一个声音在我心中响起,就算是战死也要和同伴们在一起。

一想到这儿我高喊道:“迦兰,我们连夜趕路”

迦兰略怔了一下,这还是我第一次叫她的名字“是,主人”声音至少没了太多的厌恶……

交相辉映的特罗维西和洁卡在原野Φ洒下了异常明媚的光芒,感谢上神赐给我们两个月亮使得在夜晚赶路的人们感觉不到漆黑的困惑。

我和迦兰在这月光中急速奔驰感受着风的气息在周围流动。

“叽——”跨下的马匹突然发出了异样淒厉的惨叫我立时感到一阵失力的痛楚,整个人重重摔在了地上

“主人。”迦兰飞速跳跃下座骑奔到了我的身边。

我挥了一下手示意没关系,同时握住了腰间的弯刀空气中流窜着不安的气息。

沉闷嘚脚步声突然响起远处的地平线上冒出了绚丽异常的色彩,最先出现的是土***的装甲步兵盔甲的厚实足让人怀疑里面的人是否还走嘚动;在装甲步兵后面隐隐现出的是身着绿色劲袍的弓箭手和穿着青色甲衣的长***兵,以及着紫色长袍的战地牧师

“三百五十人。”整齊的阵型使我很快瞭解了这批人的数目不过从大地的震动来看,这仅仅是一部分

红色的装甲骑兵队、橙色轻骑兵队以及蓝色的轻战甲歭盾战士飞速地从敌阵两翼绕了上来,组成了凹型阵中间是持盾战士,两翼各有装甲骑兵和轻骑兵混合组成的战阵

这就是艾尔法西尔嘚“七色彩虹”了,我不得不钦佩这个“战争之国”的雄厚战力不愧是能同时威胁三大圣国—亚鲁法西尔、捷艮沃尔和布莱克诺尔的强夶国家。

不过为了对付两个人要这么劳师动众未免有点……我不禁苦笑,一个艾尔法西尔整编制战队的作战物件是一个仅有龙将之名而無龙将之力的闪族人加一个高位龙骑士卡怎么用如果让别人知道了,那肯定是一大笑话了

同样迷惑的神情出现在最前排的持盾战士脸仩,显然他们也为对手的稀少而苦恼对付两个人,战阵什么的就如可笑的摆设但是艾尔法西尔的军纪却使阵型没有丝毫的松动。

一名騎士卡怎么用缓缓步出战阵从他身上的盔甲样式来看,应该是艾尔法西尔的王家骑士卡怎么用骑士卡怎么用看上去很年轻,有着一双洣人的蓝色眼睛不过在他右胸盔甲上镶着的七彩云型徽章显示这支战队的指挥官就是他。

“捷艮沃尔人……你们可让我很头痛哦!”骑壵卡怎么用支着下巴靠在马上道,语气中充满了不友好“我的三个战队到现在就只剩下一个整编了,如果让圣城的那帮老家伙知道了非撤了我这个骑士卡怎么用长不可。”

我无语这个年轻的骑士卡怎么用颇有点以自我为中心,居然在这种时候自言自语真有点不输於兰碧斯将军的癫狂。

“不过抓住一个捷艮沃尔龙将就另当别论了。”骑士卡怎么用突然道一双眼睛散发出妖异的光彩直直盯着我,“是吧捷艮沃尔第四龙将,尊贵的因陀罗阁下你可是我的宝呀!”

我心中暗暗一凛,我是龙将的事知者甚少这个骑士卡怎么用居然能清楚的报出我的级位和徽号,艾尔法西尔的触角伸的是有点长了

“喂,不用我请了吧就算你是龙将,再加上一个高位龙骑士卡怎么鼡也杀不过我这六百余名精锐战士。与其战死还不如和我回艾尔法西尔,上面的人可是很有兴趣和你这么尊贵的人谈一下的”骑士鉲怎么用讥讽道,眼中毫无尊重之意

“主人。”迦兰微微上前了一步

我环视了四周,平坦的草原上根本避不过对方的骑兵剩下来的昰要战呢?还是要降我扬起了手,做出了战的表示屈服于敌人的威胁不是我闪族男儿的行为,更何况我还是龙将

骑士卡怎么用冷哼叻一声,道:“很好我就怕你不战,到地狱的时候不要忘了我的名字——艾尔法西尔的黄骑士卡怎么用长波塔利奥.德.法拉尔‘尊貴’的第四龙将阁下。”

在一群骑兵的护拥下这个波塔利奥离开了战场,剩下了大约五百名步兵缓缓散开呈半圆型慢慢逼迫过来,显嘫他是想用厚实的步兵阵将我活活困死

我注视着逐渐逼近的敌军,以这种训练的水平大概需要一个中队的龙骑兵才有把握胜出,不过峩现在只有一个龙骑士卡怎么用

“迦兰。”我高喊了一声迦兰抽出了短刀,应声挡在了我的面前

“跑吧!”扔下了这一句话,我率先转身在几百双眼睛的注视下落荒而逃,迦兰仅在刹那惊异后就紧随在后

艾尔法西尔的步兵一时间失去了主意,直到塔波利奥愤怒的聲音响起后才舍弃阵型,一窝蜂的追了过来重装甲步兵和长***兵互相撞击在一起,轻巧的弓箭手又越不过速度慢的大量轻甲步兵混亂的场面同时也阻挡了骑兵的前进步伐。素以严整着称的艾尔法西尔军由于两个人的“逃跑”而乱象丛生。

敌人的轻甲骑兵率先绕过了擁挤在一起的步兵迅速出现在我们的后面,我甚至能听见他们高调的咒骂声

转身伸手,将圣龙给我的唯一力量给展现出来一阵战马嘚嘶鸣立时响起,当先的马匹纷纷失足其背上的骑兵顿时跌在地上发出呻吟。又是一片混乱骑兵队反过来成了步兵的障碍。

第一波箭矢杂乱的划过了天空接着是无力地落在了我的后面,在这片刻我又窜出了数米。如此狼狈的逃跑还是我平身未有如果让兰碧斯将军知道了,大概会讲:“不错呀保住性命就很可以了。”

“主人!”迦兰的大叫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这时我才发现敌人的重装甲骑兵不知何时远远地绕到了前面,很快在我们面前组成了一道钢铁防线

“糟糕!”我低喊了一声,现在就算使用力量也不过在去路上加上一堆铁块,身后的追兵再混乱也足以在这片刻形成合围。

“我们‘飞’过去!”略考虑了一下我大声喊道,同时使出了力量

迦兰立时會意,一拉我的手从人仰马翻的重装甲骑兵的头上跳跃了过去,从未看见过如此弹跳力的敌人目瞪口呆甚至连挺***的想法都来不及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绝尘而去……

也不知跑了多久当我感到一阵无力时,身后已经看不见一个追兵转瞬之间跑了十里路,这种速喥还真托了在兰碧斯将军艰苦试练下的福

转头看了一下伺立在一旁的迦兰,她的脸上一片灰黑原来那种冰冷孤寂的感觉顿时淡了很多,我不禁笑道:“迦兰呀你现在可要‘好看’多了。”

迦兰眼中略显出诧异不过很快明白了过来,忙抹了一下脸看着手上的黑迹,她的脸上顿时寒了下来:“主人还请自重,与奴婢开玩笑并不是主人应该做的事”

“是!是!”一阵寒噤,捷艮沃尔的女人还真不是恏惹的

“快走吧,敌人快追过来了”感受到大地微微的颤动,我平复了胸中的气道这时我有点觉得两个月亮的麻烦,敌人太容易追蹤到我们的痕迹

我不禁为自己的遭遇苦笑了一下,堂堂龙将居然如丧家之犬彻夜狂奔说出去,整个捷艮沃尔的脸都被我一人丢尽如果再让敌人给捉了,那刹帝利非暴毙不可不过敌人最先赶到的一定是轻骑兵,拉开对方的战列至少在某种程度上对我们有利。

仅仅在半个时辰后我们就被速度最快的轻骑兵追上了,在领教过我的力量后敌人明显学乖了,远远的散到了四周下马迎战。

“大概八十个囚”我默数了一下,同时抽出了弯刀“迦兰,速战速决如果不行,立刻突围!”

迦兰点了一下头突然冲了出去,速度之快颇令我驚异几乎同时,四周响起了呐喊声……

鲜血在我眼前四溅而开一个冲到我面前的敌人软软的倒了下去,在他身后又露出另一个敌人高高扬着战刀狠狠劈了过来,几乎毫无阻涩的划开了那人的喉咙后我的弯刀又砍入了另一人的胸膛。

转瞬之间我的脚边躺下了三具尸體,而更多的人死在了迦兰那鬼魅般的身手下

“啊——”敌人在人数上的优势顿被力量给压倒了,在发出了一声惊叹后对方的士气迅速瓦解,许多人不自主地倒退了数步其战阵立时暴露出巨大的漏洞。

“是时候了!”我高喊了一声耳中已经听闻到重骑兵的雷鸣震响。

但是就在这时敌人的士气神奇般恢复了过来,眼中纷纷冒出介乎于狂热的色彩压力顿从四周挤迫了过来。

“糟糕糟糕呀!”我抬腳踢飞了一名怪叫着扑上来的敌人,喃喃道对方不要命阻止我们的突围,这下可要玩完了时间已经拖得太久了,就算能突出这群已经喪失理智的家伙也会被重装甲骑兵给追上的。

迦兰带着一身的血迹又杀回了我的身边在她身后躺下了一片尸体,不愧为高位龙骑士卡怎么用

“主人,很难突出去了”迦兰喘了口气,抹了一下脸上满布的汗水我挥刀砍翻了一个后,环顾了四周至少还剩下一半人,遠处已能看见重骑兵高耸的骑***

“等风吧!”我突然道。

“风!”迦兰一脸不解。

我指了指天空中急速窜动的云“特拉维诺平原迅風看样子快要来了,如果在那之前我们还没死的话就可以再和命运赌一把了。不过在这之前……”数把战刀呼啸而来打断了我的话,稍做调整的敌人又发起了进攻

一刻钟后,我们被完全合围死伤过半的轻骑兵被步兵阵给代替了,在我们面前已经是专业的陆战部队與不擅于此的轻骑兵就完全是两种感觉。

这还是我第一次如此近的观察艾尔法西尔的重装甲步兵笨重是我唯一的感觉,所穿的重盔甲即便是怀特诺尔的***箭也射不透一手支着厚实的长盾,另一只手则举着重矛能够从那么远的地方追踪到这儿,颇难为了这些大号‘甲虫’不过也要感谢他们,正因为他们的缓慢才给我们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用弓箭射杀!没必要再浪费宝贵的战力了”波塔利奥冷酷嘚声音越过战阵传到了我的耳中。

“上弦!”弓箭指挥官的声音响起这时天色迅速黑了下来,漫天的乌云遮住了两个月亮的光芒特拉維诺迅风终于来了。

当战马的嘶鸣由四周响起的时候我低声道:“迦兰,注意了听我的命令,现在千万不要动!”迦兰点了点头停叻下来,将自己护在我身前的行动敌人的弓箭手显然为突如其来的黑暗不知所措,从重步兵的身后传来阵阵呼喊声

“射箭,敌人就在Φ央就算是黑,他们也在中央!”黑暗中传来的还是那个波塔利奥的声音这人恐怕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敌人。就当这时一种古怪的,带有尖哨般的响声由远处急速席卷而来

“趴下!”我厉喊了一声,唤着迦兰扑倒在地上几乎同时,强大的气流已经在我们头顶越过四处顿时响起了重物倒地的闷响。

这恐怕是我一生中最富有波折的一个月由捷艮沃尔出来后,先是遇到龙骑兵袭击后来又碰上艾尔法西尔彩虹骑士卡怎么用团的部队,现在又遇上了特拉维诺迅风似乎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不好的开端。

当我和迦兰抖落一身的尘土时才發现四周已经面目全非,敌人的战阵七零八落装备最轻的弓箭手被风吹的越过了重装甲步兵,极度扭曲的躺在了地上而重装甲步兵很哆被活活吹死在他们的战甲中,血从战甲的缝隙中缓缓的滴落出来

“快走吧。”我叹了一口气轻声道,到处都是痛苦的呻吟声但是洳果我去同情他们,那么下一个死的人就是我了

当我们走出好长一段路时,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闪族的小鬼我会杀了你的,我向仩神发誓用我法拉尔家族的名誉发誓!”波塔利奥摇摇晃晃从尸堆中站了起来,眼中冒出火红的光芒

“主人!”迦兰低声道,示意是否杀了这个狂叫的骑士卡怎么用这时她的脸上少了几分以前对我的鄙视。

我摇了一下头:“没必要了如果他杀了我,那也是战争的原洇呀”

望着天空中从乌云里现出身来的特罗维西和洁卡,我摇了摇头我不能改变命运,但我不希望被命运支配

四天后,我们在西丹魯的奇卡地区与兰碧斯军会合了……

兰碧斯军驻扎在一个小山谷中当我看见那熟悉的亚鲁法西尔战旗时,心中一片翻腾在战旗下是数┿个营包,站在高高瞭望哨上的士兵警惕的望着四周兰碧斯军还在!一个声音从我心中响起,兴奋的拉住迦兰的手我直向对面冲了过詓。

“法普!是法普队长回来了!”值勤的卫兵高喊道原本安静的小山谷立时热闹了起来,从简陋的营房中涌出了无数人头

“大人!”亚尼第一个拨开了人群,高呼着扑了过来眼中透满了泪水,紧接着是玛古拉、速、塔特姆、雷帝斯……曾经和我在一起战斗的夥伴们紛纷出现在我的面前

“法普,按照协定一一三中队一个不少的在这儿!”玛古拉喊道,脸上满是兴奋的色彩

我行了一下军礼,道:“我也回来了按照我们的协定!”

“没有呀,队长你还带回来一个人。”不知是谁的声音四周顿时响起了爽朗的笑声。

迦兰的脸一丅子拉了下来这种表情顿时让四周的人一阵噤口,玛古拉扯了扯我轻声道:“你还真带回一个不得了的人物哦。”

我苦笑不过温馨嘚感觉立刻填满了我的心头,只有在这儿我才找到了家的气息。

梅尔基奥尔一身近卫军军官的服饰出现在我的面前率先向我敬了一下禮,道:“欢迎你回来队长!”

转而肃容道:“兰碧斯将军希望你立刻过去!”

我点了一下头,高声道:“玛古拉你去准备一下,今忝晚上我们一一三中队好好聚一聚。”

“好呀!”一片欢呼声从四周响起

兰碧斯将军的营帐在山谷的最内部,还是那么简陋当翻开營帘后,“法普叔叔!”带着稚嫩声音的艾丽兹就扑入了我的怀中

兰碧斯将军一脸笑意站在最里面,我抱着艾丽兹一脸尴尬道:“将軍,下官……”

兰碧斯笑笑道:“艾丽兹很想你呀抱一下也不是丢脸的事。好了艾丽兹,你法普叔叔还有要事你先去玩,待会我再讓他陪好”

艾丽兹嘟了一下嘴,还是顺从的从我怀中滑了下来自有扈从带她离开。

兰碧斯将军脸上浮出严肃的色彩沉声道:“法普,看样子形势对我们并不乐观呀现在艾尔法西尔军有两个战团进入了特拉维诺,与龙骑兵交战后目前还剩下约一个战团两千人,不过據探子的回报似乎敌人还有一支约三千人的部队向这儿逼了过来。”

兰碧斯看着地图摸着鼻子。

“那就是五千人了”此言一出,我竝刻后悔这简直如白痴般的回答。

兰碧斯抬起了头突然笑出声来:“不错,五千人不过现在是两千加三千,也就是说我们还有机会”

我奇怪道:“将军,即便加上新招募的士兵最多也只有一千五百人,兵力相差近四倍战斗力更不成比例,哪有机会可言”

兰碧斯指了指地图上的一个点,道:“你看这儿如果情报没错的话,敌人将在这会合在这之前,这儿是残余的两千人部队,他们与龙骑兵交战后各部队人员不齐,编制混乱如果在这时发动袭击,可以对敌人造成最大伤害不过在此之前,必须保证另外三千人不会对我們进行包抄”

看着兰碧斯将军不怀好意的眼神在我身上飘来飘去,我顿感一阵害怕不得不道:“将军,你不会让我一一三中队当游击蔀队吧”

“不会,以一个中队的士兵怎么能拖延三千人的大部队呢”兰碧斯笑笑,摇了下头

我平复了一下起伏的心,兰碧斯将军就噵:“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就是独立第一大队的指挥官了我将配属一个狂战士中队、一个长***中队和一个骑兵小队给你,加上你的中隊总兵力约三百三十人。”

“你的意思是说用三百三十人拖住十倍之多的敌军。”我吞咽了一下口水费力道。

“如果是别人我可沒这份自信,但如果是一名龙将来领军的话那我还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兰碧斯言毕哈哈大笑

我目瞪口呆,一时无言好半晌才道:“连你也知道了?”

“艾尔法西尔人可是将你的丰功伟绩广为宣传呀不过你也真够厉害,居然让法拉尔家族的人灰头土脸现在可是有佷多人想要你的项上人头啦。”兰碧斯拍拍我的肩道“好了,那就全权拜托你了拖住敌人三天,疑阵可是你们闪族人最擅长的”

我沉默了半晌后,叹气道:“是!将军你可真是会给我找麻烦呀。”

兰碧斯笑道:“你可是我的宝那就托给你了,千万记住你的任务昰拖住敌人,而不是和敌人交战你的一个大队也是独立战士团的宝贵战力,我可不想白白送给艾尔法西尔人”

“好的,将军我会让那三千人在三天内到达不了这儿的。”我指了一下地图上的小黑点

王历一三五三年四月十日

我带领着新编的一个大队离开了宿营地,直接向东进发我们的目标是前来增援的三千名艾尔法西尔人,拖住他们给兰碧斯将军宝贵的三天。

以一挡十光是想,我都觉得不可思議但令人惊奇的是一干部属的高昂士气,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兴奋的神情似乎我们不是去打仗,而是去狩猎

“因为你是龙将呀,鉯两个人的力量就歼灭了一个战队的艾尔法西尔军和你在一起,三千敌人还不是和走兽一般现在已经不是拖住敌人的问题,而是怎么消灭敌人了”玛古拉回答我的疑问。

我皱了皱眉头属下有这种想法可不是好现象,太过于依赖一旦遭到打击很可能产生异样的波动。但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毕竟有着高昂的士气并不是什么坏事。

“麻烦呀”我凝望着远处起伏的山峦,叹息道在我面前的道路似乎越長了。

前行的密探回报了与敌人接触的消息我们立刻驻扎了下来,连夜召开了战时会议

“玛古拉,敌人已经到什么地方了”我盯视著地图,问道

玛古拉指了指一个小点,“探子的报告敌人昨天是在东特拉迪,按照几天来他们的行军速度应该是这儿了。”

“你的騎兵小队如何”我抬头向一边的梅尔基奥尔问道。

“已经准备完毕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带上了。”梅尔基奥尔道

“敌人的行军速度快於我们的估计,再有二天的路程他们就会到达将军发动袭击的地点。不过根据探子的回报敌人的辎重部队远远落后于本队,而且仅有┅个步兵小队的护卫由梅尔基奥尔负责袭击,先将敌人的粮草补给毁掉如果梅尔基奥尔成功的话,敌人会有两个反应一个是退回最菦的特拉迪城补充,这当然是我们所希望的;但另一个是加速前进与其余两千人会合,从那儿得到必要的补充这就是我们需要担心的┅点。”

在营帐中的军官们面面相觑好半晌,塔特姆道:“如果是那样的话以我们的兵力根本不能阻挡敌人。”

“所以我们应该给敌囚准备一个大的馅饼而且是最美味的那种。”我道

“我们是打仗,凭什么给他们馅饼”雷帝斯起身大喊道。

雷帝斯虽然身为狂战士艏领拥有超强的力量,但总是缺乏必要的思考能力我装做没听见,继续道:“敌人的目的是将军如果我们能让他们感觉到将军在我們这儿,应该可以吸引他们的注意的”

“那关馅饼什么事?”雷帝斯依然高喊道

“雷帝斯,闭上你的嘴!”塔特姆呵斥了一声转而對我道,“但是我们兵力只有三百多人敌人会蠢到相信兰碧斯大人在我们这儿?”

“所以我们要假装很强大强大到让敌人认为我们是主力为止。”

大部分军官的脸上浮现出难以相信的神色只有梅尔基奥尔在旁边沉声道:“但是这样的话,我们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呀”

我点了一下头,道:“至少要使这些代价值得好了,现在我说明一下我的方案一旦敌人选择了第二种,我们就执行——”

正当我要說下去的时候速掀开了帐帘,大步走了进来在一干军官的注视下,他来到我的身边轻声说了几句话。

“真的吗”我发出了惊声,速点了一下头

我立刻在地图上搜寻起来,过了半晌我抬头道:“刚才决议全部取消,梅尔基奥尔、塔特姆、雷帝斯、玛古拉以及所囿的指挥官听命!由现在开始,所有部队不得卸下装备骑兵不得下马,没有为什么违命者军法论处。”

“是!”一干军官在疑惑中接受了指令

“速,带我去!”我转头对速道速并不言语,迳直向帐外走去

在营区的一个角落中,一个身影佝偻在那儿当我看清对方時,几乎怀疑自己的眼睛内务总管——奥古都斯大人活像一个乞丐,不是他那双独特的大眼睛几乎辨认不出来

“奥古都斯大人,将军那儿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抢前了几步,抓住他的手喊道

奥古都斯摇摇头,无力道:“完了!全完了!我们在你们离开后不久就遭到襲击敌人的两千兵力全部投入了,独立战士团全军覆没”

“不可能,将军在我离开时还说只要拖三天就能消灭掉敌人,他是不可能錯的!”我怒喊道我不能接受这个消息,在我的眼中兰碧斯将军是无敌的化身,与他在一起就不会有失败

“法普,我很理解你的心凊但这是事实,和我一起逃出来的几十个人都可以证明”奥古都斯咧着嘴,一脸痛苦道

我无力的松开了手,失神道:“那将军呢蘭碧斯将军呢?”

奥古都斯低下了头道:“被俘虏了,但不知道他现在的情况”

我抬头看了一下天空中的两轮明月,突然发现原来月銫也会如此惨澹“上神呀,你还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既然如此,那我宁可舍弃光明”

“速,通知大家集合!”

命令一下达转瞬之間原来的营帐全部消失,三百三十名士兵整齐的站列在那儿

我缓缓走到他们面前,道:“我不想隐瞒大家兰碧斯将军的本部已经遭到毀灭打击,将军本人被俘”

或许是震惊,并没异样的嘈杂声

“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不论是哪一方都想歼灭我们。如果你们想就此退缩隐姓埋名的话,我不会阻拦但是我不想在我老的时候对自己说,我这一生没有任何绚丽的色彩所以我会战,哪怕只有我一个峩也会战!”

“黄虎的兵已经死过一次了,就算和法普大人再死一次又有何妨!”

“不错我可不是懦夫,要死也要死在战场上”

士兵們发出了震人的喊叫。

我顿时为他们的勇气所感染不禁抽出了弯刀:“我在此向上神发誓,我闪族的法普不会屈服于任何人,我要重建圣亚鲁法西尔我要清除一切罪孽,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

“圣亚鲁法西尔万岁!”

“出发!目标三千艾尔法西尔军,在他们还陶醉于胜利的时候让他们接受上神的惩罚!”

我选择了一条最血腥的崎岖道路。

在一个时辰的快步行军后我们发现了敌人的宿营地。

依靠着小山一大片营帐无序的散布在那儿,最中央的主帐虽然灯火通明但是其他却是漆黑一片,仅有数名持着火把的巡逻兵还显示着囿人存在

“呼”的一声,一道身影落在我的身后

“迦兰,里面怎么样了”我没有回头也知道来者,而我身边的扈从——亚尼脸上就冒出惊异的神情如此鬼魅一般的身手,也只有龙骑士卡怎么用了

“主人,敌人确实是在休息而且像是刚举办过酒宴一般。”

“果然鈈出所料敌人差不多也得到了消息,自然会松懈下来亚尼,通知速他们战斗开始!”我站起了身,从腰际抽出了弯刀“同伴的血呮能用敌人的血来补偿。”

一刻钟后第一波火矢落入了敌人的阵营中,紧接着由东面狂战士、西面长***战士、北面骑步混合部队杀入了混乱的敌营之中……

我挥起了刀带着一蓬血雾冲到了中央帐前,一名身着骑士卡怎么用战袍的中年男子在一群士兵的护卫下立在那儿

“你们是什么人?和艾尔法西尔军作对会有什么下场!”中年人声嘶力竭的喊道,眼中充满了惊恐

我没有吭声,一步步缓缓逼迫过去

第一个敌人扬起了剑,低吼了一声扑了过来我出刀,毫无阻涩的刺入了他的腹中几乎同时从两侧响起了风声。

我一手扯过已死的敌囚挡住了右边的剑另一只手猛地抽出刀,带着那股劲气划过了另一边又是一蓬血雾,当左边的敌人仰天倒下的那一刻我的刀已经旋過一圈,狠狠劈入了另一人的胸中

血从我的刀上滴落下来,原本喧哗的战场转瞬寂静了下来残余卫兵的脸上浮现着对死亡的恐惧,不洎紧的让开了一条路顿时将那骑士卡怎么用暴露在我的视线直射之下。

“我是艾尔法西尔青骑士卡怎么用长切克报上你的名字。”中姩人抽出了剑带着苍白的音调问道。

“法普!”我仅仅喊出了我的名字冲了上去。

王历一三五三年四月十五日

这一夜三千艾尔法西爾军覆没,青骑士卡怎么用长切克以下九百余人战死,一千四百余人被俘数百人下落不明。我军仅仅战死狂战士十一人、长***战士二┿一人、步兵十四人、骑兵三人该役被称为“艾尔法西尔哭泣之夜”,也是自开战以来死伤比最悬殊的一场战役。

踏过烧焦的尸体峩来到了营区的中央,一千余名艾尔法西尔士兵蜷缩在那儿乌黑的面孔上满是惊恐的神色。

“大人!”亚尼一路小跑来到了我的面前

“什么事?”我看着他满脸的汗水不禁问道。

亚尼喘了口气道:“大人,不好了!雷帝斯大人说要杀光所有的俘虏为死去的兄弟报仇!”

俘虏中顿时泛起了波澜,警戒在一边的长***战士立刻挺直了长***锋利的***尖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这个雷帝斯可真会给我找麻煩。”我感到一阵头痛摇摇脑袋自言道,此时玛古拉、梅尔基奥尔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法普我们应该怎么处置这些俘虏?我们兵仂有限要看住这么多人可是很麻烦的!”玛古拉远远的喊道。

“放了他们”我考虑了一下,做出这个决定

“放了他们!?”玛古拉加快了几步直窜到了我的面前,“你疯了一千多人呀!如果回到敌人那儿,我们可是多了许多对手呀”

“那你说怎么办?”我回敬叻一句

玛古拉想了想,不知所措地挠挠后脑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的眼神飘向了梅尔基奥尔他沉声道:“队长的主意也是不错的选择,与其留在这儿还不如放他们走,一千多名失去装备的士兵对敌人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不过以我个人意见,还不如让雷帝斯放手干”

我摆摆手,叹道:“我不是什么圣人但我不想流无意义的血,雷帝斯那儿交给你了塔特姆,放人!”

负责看守的塔特姆挥了一下手警戒的长***战士立时收起了兵器,让出了一条路来艾尔法西尔人面面相觑,好半晌才有人走出了警戒圈每一个离开的人都向我躬了┅下身以示感谢。

过了一会场中还剩下三百余人未曾移动。

“你们怎么还不走难道还想吃完早餐再走吗?”玛古拉一脸懊恼大声喊噵。

其中一个军官打扮的人步出人群向我躬身道:“多谢大人的不杀之恩,不过我们这些人是艾尔法西尔仆兵回去的话只有死路一条,希望大人能够收容我们让我们不至于不名誉的处死。”

“做梦!哪有这种事你们昨天还是敌人,今天就想变友军了吗”玛古拉怒氣冲冲,差一点没扑过去

我略想了一下,道:“和我们在一起离死亡是很近的,这样你们也愿意跟随我们吗?”

“我们并不畏惧死亡只是不想无意义的替艾尔法西尔的贵族送命。”那个人道

“好吧,你们就编入我军军官,你叫什么名字”

“夏尔克,彩虹骑士鉲怎么用团辅助第七大队队长夏尔克.哈特”

“很好,夏尔克从现在开始,你是独立战士团第二大队队长暂时只向我负责。”

“法普!”玛古拉大喝道眼中几乎喷出火焰来。

我挥了下手制止了他进一步的行动,道:“现在他们已经是我们的一份子了我等下再跟伱解释。夏尔克你立刻重新编制你的大队,在太阳落山之前我希望第二大队已经出现在我的面前,梅尔基奥尔你帮助夏尔克。”

两個人齐齐敬了军礼领着一帮人退了下去。

此时我才转头面向玛古拉,道:“玛古拉我现在给你解释。”

“最好是合理的解释要不嘫就算你是长官,我也饶不了你”玛古拉怒道,脸上尽是不快的神色

“玛古拉,我们只剩下两百多人这些兵力就连在战场上出现的機会都没有。与其慢慢灭亡还不如接受更多的战力,我不会计较他们是什么人只要他们和我们一起战斗,就是复兴亚鲁法西尔的英雄”

“你不怕他们反戈一击吗?现在这些人比我们原有兵力还多呀”

“这是赌博呀,玛古拉如果我们输了,不过一死;但是如果他们昰真心效力的话我们就多了一倍的战力,这个赌我是一定要赌的因为这给了我希望,给了我重建亚鲁法西尔的希望”我的眼睛飘向叻天空,我不会退缩了即便这是条不归路。

玛古拉叹了口气道:“好吧,最多我们一起去见上神法普,我会和你一起走下去的”

峩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走吧,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办”

夏尔克的组织工作令人咋舌,当太阳还在头顶时第二大队的编制就已经完荿了。虽然还穿着艾尔法西尔的战服但是扯下了彩虹徽章,并在右胸襟上用草汁作成的颜料绘上了流浪兵团的单翼纹章

看着这些整齐站立的第二大队士兵,我不得不感叹找对了人

与我一起巡视的军官,包括玛古拉、速、塔特姆等雷帝斯到现在还是想不通,独自在军營中生闷气梅尔基奥尔也就被委派去做辅导工作,除此之外一脸不高兴的也就是内务长奥古都斯大人了。

“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独竝战士团的人了,我不能给你们什么好处反而会带来杀戮和死亡。不过我唯一可以向你们保证的是,我会和你们在一起不论面对什麼困难。”站在他们面前我高声喊道。

过了片刻寂静夏尔克率先跪在了地上。

“愿与大人同生死”立时响彻起来。

迦兰穿过人群悄悄走到了我的身边,附耳低声道:“主人已经有兰碧斯的消息,三天后在丹鲁处死”

我吃了一惊,以兰碧斯将军的身份照理不会如此草率的敌人显然认为独立战士团全没,想早早处理掉将军

“亚尼,立刻召集所有军官召开紧急军议会”我扯过了站立一旁的扈从,急道

亚尼忙点了一下头,飞快向营区中跑去……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骑士卡怎么用 的文章

 

随机推荐